<del id="xj3fj"><span id="xj3fj"><ins id="xj3fj"></ins></span></del><del id="xj3fj"><span id="xj3fj"><ins id="xj3fj"></ins></span></del><var id="xj3fj"><em id="xj3fj"><font id="xj3fj"></font></em></var><b id="xj3fj"></b>
    <b id="xj3fj"><span id="xj3fj"><delect id="xj3fj"></delect></span></b>

    <b id="xj3fj"></b>

        <font id="xj3fj"><span id="xj3fj"><menuitem id="xj3fj"></menuitem></span></font><b id="xj3fj"></b>

        <cite id="xj3fj"></cite>
        <del id="xj3fj"></del>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www.zj-cx.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www.494com》最新章节。

              织田信长缓缓走出鬼门关,他若有所思地负着手缓缓走向摇钱树。就在那里,一片青色的围墙已经矗立于此。里面是一片“威!”“杀!”的训练声。

              他走了进去,眼前豁然开朗,内部是砖石结构的仿古建筑。中央一座巨石主台,乃是聚将台,前方是上万米广袤的空间,站在聚将台上,整个军营一览无余。而此刻,整整八千名阴兵,正拿着简易的木棍,作者刺杀的动作。一千名母衣众穿着唐宋时期的铠甲,穿梭其中,不停指正着。

              刷……风吹起了他鲜红的披风。就在此刻,织田信忠快步走了过来,拱手道:“父亲。”

              直起身来,他这才看到织田信长的脸色,眨了眨眼道:“您……有心事。”

              用的是陈述句。

              织田信长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前方数千阴兵,动作统一地提枪突刺,映照在头顶摇钱树巨大而苍白的树冠下,一片肃杀。他忽然道:“信忠,你觉得……秦大人信任我们么?”

              没想到忽然来了这个问题,织田信忠愣了愣,却不知该怎么回答。

              信任?

              军权都给他们了,但……他们总感觉有些格格不入。

              没有表现出来,不过平时阴兵看到他们,只是恭敬,没有人会主动汇报什么。正在谈笑的阴兵群体看到他们过来,也会自动停止……这是一种非常隐晦的,无声的排斥。

              他们知道,这是日本和华国的关系问题,更有非我族群其心必异的,植根在血脉中的排外心理。这需要很长时间去化解。甚至百年。区区一年……太短了。

              不信任?

              怎么可能手握整个地府的安防系统?

              织田信忠没有回答,织田信长忽然笑了笑:“不问你这个,那你觉得,他是个什么样的上位者?”

              这次,织田信忠回答了。

              “千面。”他凝重地说:“待人接物,看人下菜,而且做得毫无违和。对人心把握极准,是个操纵人心的高手。对大事的嗅觉非常敏锐,他……绝对不像看上去那么年轻,反正儿子面对秦大人的时候,随时都有一种被看透的感觉。他……非常厉害。虽然没有领袖气质,但确实……是个天生领袖的料。”

              “因为他就没想过领袖他人。或者说,他本心不愿意。却不得不这么做,所以,熟悉之后并不太在乎形象。”织田信长淡淡道:“这样的上位者,才是真正的可怕。因为他无欲无求,壁立千仞,无欲则刚。也所以,他才敢对十二位史上赫赫有名的封疆大吏如此强势。”

              他轻轻叹了口气,忽然笑了:“这样人,为什么忽然让我掌管新地府呢?”

              “是……啊?”织田信忠点了点头,下一秒差点跳了起来:“父亲!秦、秦大人让您掌管新地府!?那他……对了!他要去建设海贸城市对不对?那父亲,我们的机会啊!”

              啪!

              还没说完,织田信长一巴掌就扇到了他的脸上。

              “蠢货!!”他一把抓着自己儿子的衣领提了过来,胸口的肋骨都像柳条枝一样打开,牢笼一样将脸色苍白的织田信忠包围其中,磨牙道:“机会?什么机会!”

              “记住,现在我们是华国地府的人!你难道想做下一个猿夜叉!”

              “这是考验……是最后的考验!你到底懂不懂?!”他一把甩掉织田信忠,长长舒了口气,胸腔中的柳枝缩了回去,声音再次平静下来:“还说机会……愚蠢。举目茫茫华国阴灵,你想下克上?谁会跟随你?”

              “若要去其他地方占山为王,首先要我们的军队能跟着我,但日本人的名字想在华国扯起大旗造反,这可能吗?而且你知道外部情况如何?阴兽,满地判官级别的阴兽!仅靠我们的母衣众绝对无法走到下一个城市。”

              “不管以后如何,现在我们必须背靠地府。没有秦大人的名义,我们根本寸步难行。既来之则安之,把自己当一个彻头彻尾的华国人,别以为你做的那些小动作我不知道!别想着鸠占鹊巢,没这个可能!”

              织田信忠捂着发红的脸,用力点了点头。

              织田信长这才舒了口气:“吾儿啊……为父也是对你寄予厚望,但是你……多跟秦大人学着点吧。人心这个东西,只要掌握好了,就可以稳坐上位。”

              沉默。

              许久,织田信忠才站起来:“放心,父亲,我会将自己当一个地道的华国人的,以前的一切,就当他不存在了。”

              “仅此而已么?”没想到,织田信长回答道。

              织田信忠莫名其妙,还有什么问题?

              “你看问题还是片面了一些。”织田信长一只手指向前方数千威武军阵,沉声道:“秦大人让为父掌管新地府,是他的橄榄枝,也是最后的试探。另外,还有一个试探,就是这次的东行大战。”

              “一路之上,阴兽满地。咱们到现在都还有些格格不入,为父都低调了许多。就是不想激起什么冲突。但是,一旦和这些人一起流过血,一起走到东行的目的地,一起打通海贸路线,那……新地府的军队,才会真正接纳我们。以后踏上日本的土地,才会有人诚心跟随!”

              “这也是秦大人给的机会,否则,他完全可以让村井君带队,弱化为父的影响力,扶持村井君。但他没有这么做,而是选择了相信我。关白如此信我,我岂能不全力报答?信忠,你明白怎么做了吗?”

              “我明白了。”织田信忠神色终于完全自然了。到这里,他才心服口服。

              “很好。”织田信长朝着信忠挥了挥手,开始整理自己的铠甲:“首先,老地府的亿万归天蛊,正等着我们打开一个缺口。只有有了武器,咱们……才有东行的资格。”

              “这一路……从刚才的会议来看,绝对是生死一线……满地最低无常高阶的阴兽,还有恐怖的阴司大自然……哪怕弱鸡,活下来的都是绝对精锐!”

              “咱们,可不能被玄甲军比下去啊。”他长长舒了一口气,大手一挥:“擂聚将鼓!吹集结号!”

              呜呜呜!恢弘的号角声响起,咚咚咚,苍凉的聚将鼓也嗡鸣起来。就在号鼓响起的刹那,所有母衣众都停止了动作,面朝高台站好。而每一位阴兵,已经井然有序地笔直站立,用的是部队的军姿。

              大旗飘扬,上面织田家的五片樱花纹随着大旗舒卷猎猎飞扬。织田信长看的有些心潮澎湃,多少年了……数百年后,织田家的大旗终于再次扬起!

              看着吧……哪怕十二天罗还在,他织田信长以后的名气,也绝不会弱于任何一人!

              现场一片沉寂,这只部队已经练了半年,差不多能做到如臂使指。差的就是一场大战,一分血气。

              “诸位。”许久,织田信长才开口,无常级别的阴气伴随声音响彻全场:“咱们已经练了半年了,是时候……看看大家的成果了。”

              话音未落,所有敏锐的母衣众,织田家臣眼中,都闪过一抹精光。

              战争要开始了……

              对谁?

              不……不管对谁,织田铁骑已经扩充到了八千人,加上母衣众一千,近万人,绝不会让上头失望!

              新兵们明显没有这种预感。织田信长也不介意,对于战争的敏感是杀出来的,老兵看情况就知道是否要展开战争,是逃还是战。新兵们还太嫩。

              “我们只有最低端的武器。但是,我们有大把武器的原料。它们……就在老地府!而我们现在有一万雄兵!各位,告诉我,我们要怎么做?”

              “杀!!”村井贞胜就在台前第一排,眼中闪耀着血红的鬼火:“杀过去!让它们臣服于新地府!”

              “杀!!”下一秒,上千母衣众,还有织田家的亲兵,全部整齐地嘶吼起来。

              只有一个字,但足以让所有菜鸟阴兵热血沸腾。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今天,这把阴司的利剑终于要出鞘了么?

              “你们呢!”织田信长声音一振,朝着所有阴兵大喝:“秦大人有令,一周之内,兵发老地府!杀光那里的归天蛊!谁人敢和本官前往!给我用力喊出来!!”

              刷!

              菊一文字长刀出鞘,在阴暗的天色下折射着耀眼的光华。

              沉默。

              半秒后,“愿为地府效死!!!”的声音从数千人口中发出,排山倒海地响彻整个军营!

              “很好。”织田信长将菊一文字插入地面,目光如火:“村井君。”

              “臣在。”村井贞胜出列。

              “领兵两千。为左翼先锋!”

              “是!”

              “鬼武君。领兵两千,为右翼先锋!”

              “是!”

              “信忠,领兵两千,为后卫弓弩手!”

              “是!”

              “本官同样领兵两千,为中军。一周后,即刻启程!从今日起,一切按照军令行事!违令者斩!!”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www.494com》最新章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重生明朝当皇帝

          一夕秋月

          希泊尼战纪

          虚伪王庭

          超神系统

          虫2

          非娶不可

          俏茹

          外挂傍身造就世界最强

          影四

          重回1994

          二度疯子
          成,人av,在,线观看v日本,亚洲精品无码专区在线,人人妻人人爽人人添夜夜欢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