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 id="xj3fj"><span id="xj3fj"><ins id="xj3fj"></ins></span></del><del id="xj3fj"><span id="xj3fj"><ins id="xj3fj"></ins></span></del><var id="xj3fj"><em id="xj3fj"><font id="xj3fj"></font></em></var><b id="xj3fj"></b>
    <b id="xj3fj"><span id="xj3fj"><delect id="xj3fj"></delect></span></b>

    <b id="xj3fj"></b>

        <font id="xj3fj"><span id="xj3fj"><menuitem id="xj3fj"></menuitem></span></font><b id="xj3fj"></b>

        <cite id="xj3fj"></cite>
        <del id="xj3fj"></del>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www.zj-cx.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森林原人 番号》最新章节。

              元旦的这个“跨年”,其实已然没了多少仪式感。

              连传统中最为重视的“春节”,年味都在逐步丧失,何况元旦呢,不过是三五亲朋好友聚在一块儿,吃个晚饭,喝点小酒,唠唠嗑,再看看各大电台或网络媒体平台的晚会,其实也就过去了。

              与寻常的节假日,没太大的不同。

              归根结底还是源于经济相对不景气导致的大家伙生活压力都极大,节假日的那几天时间,休息都不太够,又如何放肆的玩呢?

              当今社会其实一点都不缺乏娱乐手段,各种家假日活动也能搞的五花八门的,弄的丰满而充实,可太多人患得患失,渐渐便宅了起来,进而便产生了空虚感。

              实际上选择多的是,只是大家疲惫且浮躁,静不下心来了。

              追忆童年与青春,以及相伴而来的所谓情怀,也只是对那段再也回不去的无忧无虑的日子的渴望渴求而已。得不到的,失去的,总是很勾人。

              一收假,祁渊便早早调整好了状态,回到刑侦支队,继续干活。

              刑警工作也不总是充满刺激的,同样也有许多枯燥的事项,且年尾这段日子,一忙就是好多天。

              晃眼又过去了小半月,不少刑警申请了年假,与节假一块休,时间倒也挺长,便纷纷买了回家的机票、高铁票,之后随着时间一天天临近,不少人心里已经长草,想着立刻飞回家里去了。

              即使每年都在吐槽年味越来越淡,可归根结底,大多数人还是想回家过年的。

              其实所谓的年味,就在于这种大团圆之下弥散而出的淡淡亲情罢了。

              所以大多数人每年过年都“真香”,不愿回家的虽有,且有逐年增多的趋势,但依旧只占极少数。

              “小祁。”

              祁渊正干着活,松哥忽然走过来,问道:“我瞧了一下,你有着五天的年假,没申请啊?过年留余桥值班?”

              “嗯。”祁渊点点头:“跟爸妈说过,今年就不会去了,他们也同意。刚好,他们计划着来余桥玩玩,顺便看看柴姐,我不值班的时候可以陪陪他们,到处玩玩。”

              “这样啊,我还担心是你忘了,提醒下你呢。”松哥说道:“离截止日期还有一段时间,你要后悔了还能改,不然等过年排班表出来就改不了了。”

              “我知道,谢谢松哥。”祁渊面带微笑。

              “你知道就好了。”松哥嗯一声:“到时候你爸妈来了,跟我说一声,余桥和附近我熟,有时间的话,带你们玩玩。”

              “松哥你也不休息吗?”

              “我家就在余桥,没必要浪费休假名额。”松哥轻笑:“我还打算把年假留到明年国庆再用呢,到时候去**瞧瞧,去看升旗。

              念了好久了,本来想今年去的,结果今年事儿比较多,太忙,就没请假。明年再说呗,要还没机会,干脆挑个淡季,找个好玩点儿的景点玩玩。”

              “也挺好的。”祁渊说道。

              又和松哥聊了几句,松哥便回到自己的办公桌上,忙起自己的工作了。

              刚重新进入工作状态,座上的对讲机便响了起来,要求他们全体去枪库领枪,然后到停车坪集合,准备出警。

              “又有命案了吗?”祁渊立马站起身。

              其余刑警批外套的批外套,装对讲机的装对讲机。

              听到他发问,松哥便回答说:“应该吧,不是命案也是重大突发**,所以才让咱们领了枪直接去停车坪集合。

              嗯,你先赶紧过去,问问什么情况,我们领了枪就过来。”

              “好。”祁渊点点头,抓起对讲机往腰间一塞,便迅速跑了出去。

              很快来到停车坪,他便见苏平和荀牧各靠着辆车,面色严肃。

              瞅见他,荀牧对他招了招手,是以他过去。

              “荀队,什么情况?一大队竟然都被调动了。”祁渊跑过去,随后依旧无法抑制住好奇心,便直接问道。

              “嗯。”荀牧表情严肃:“就在刚刚,十分钟前吧,余桥安和地产集团有限公司的副总在考察楼盘的时候,被高楼坠下的钢筋贯穿躯体,当场死亡。”

              “啊?”祁渊有些诧异:“这应该是意外吧……”

              “三年时间,加上他,我省内有十七名富豪因意外而遇害,其中余桥占了一多半。”苏平走了过来,轻声说道:

              “这些人,或大公司老板,或巨额保险投保人,或大家族法定第一顺位继承人,或有着某些非法的地下关系,但每一个简单的。

              当然,不是说富豪就死不得,但有一点,越有钱的越惜命,各类安全保护措施也该越完善。放眼其他省市,这类人遇害的概率可远没有那么高。

              他们接二连三的发生意外,太巧合了。还记不记得我说过,巧合就意味着有问题,是以这里头,真正死于意外的或许有,但更多的恐怕是人为。

              有一人,或者一个团伙,手法专业,以制造意外为杀人手段,收割目标的性命,可谓是职业化的犯罪,咱们很可能要碰到对手了。”

              “不……不应该吧?”祁渊依旧有些难以置信:“制造意外来杀人?又不是拍电影,哪有那么玄幻的。”

              苏平斜了他一眼,他咽口唾沫,立刻转移话题:“话说回来,既然发生了这么多起所谓意外,先前怎么没有……”

              “有的,早就发现问题,并且立案调查了。”荀牧摇摇头:“可惜,凶手手法相当高明,也非常谨慎,以往几次都没发现证据。

              这次咱们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迅速进行勘察,说不定还能发现些许蛛丝马迹,发现他们的疏漏。

              况且,连续作案总归得有不少共同点,比如同时出现在每一案现场附近的人。他们犯案的次数越多,这一破绽也就越大。

              再有就是,这一系列案件早已引起省厅的高度重视,咱们将案情上报,省厅肯定会抽调各地精英组成专案组,参与进侦查工作当中。是以这一次,绝不会让他们跑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森林原人 番号》最新章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道主天地

          离忌

          三国大昏君

          狼烟东去

          大玄狱

          暮诉

          从时间停止开始纵横诸天

          晴空涵兮

          万界宝物兑换机

          五月炎

          救世主都是美少女

          哀伤的鲍鱼
          成,人av,在,线观看v日本,亚洲精品无码专区在线,人人妻人人爽人人添夜夜欢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