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 id="xj3fj"><span id="xj3fj"><ins id="xj3fj"></ins></span></del><del id="xj3fj"><span id="xj3fj"><ins id="xj3fj"></ins></span></del><var id="xj3fj"><em id="xj3fj"><font id="xj3fj"></font></em></var><b id="xj3fj"></b>
    <b id="xj3fj"><span id="xj3fj"><delect id="xj3fj"></delect></span></b>

    <b id="xj3fj"></b>

        <font id="xj3fj"><span id="xj3fj"><menuitem id="xj3fj"></menuitem></span></font><b id="xj3fj"></b>

        <cite id="xj3fj"></cite>
        <del id="xj3fj"></del>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www.zj-cx.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大耳朵兔兔下载》最新章节。

              距医院几百米开外的车队中:

              “报告长官,番阳成功完成任务,已经回来了。”

              正在车内闭眼小憩的邢烈闻言有些惊讶地睁开了眼:“喊他过来。”

              “是!”俞明得了命令就去唤人。

              ……

              “那个沈呓卿并没有什么异样,一直只是个一级异能者的样子。我们强行捆她出来的时候,她也没能挣脱我的树枝。”

              “嗯。”淡淡地应了声,邢烈低头看着夜视镜里回放的影像。

              “哦还有件事。”番阳想了想,有些疑惑地说道,“我用异能捆她的时候,她抵抗了,但也没有剧烈挣扎,反而用了大部分异能去捆了一个普通人回来。”

              听此,邢烈饶有兴趣地一抬眉:“普通人?”

              “对,一个叫岩才的。”

              这时,夜视镜里忽地出现了一个黑影,邢烈按着快进的手一顿,终于拿起了夜视镜仔细地看了起来。

              在看到怪物矫健的身手和尖利的牙齿时,邢烈不由地地按下了暂停键,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屏幕里那个尖嘴獠牙,强壮高大的黑色怪物。

              这,这还是黑风一号?

              “黑风一号怎么进化到这个地步了?”

              “是的长官。”番阳回忆了一下医院的情形,心中还残留着些许的忌惮,“黑风一号之前喂的一直是生肉,直到在医院里,我才发现它吃了人类之后会进化。”

              闻言,邢烈面色一紧。

              贝利搞的这什么鬼东西?

              “番阳,我问你,你觉得黑风……有智慧吗?”

              智慧?

              番阳快速地眨了眨眼,想了一会儿才道:“现在还不好说,不过它倒是会优先进攻较弱的人类,不知道是本能还是……还是一种智慧。”

              后面的几个字,让番阳后背的汗毛根根竖起。

              “嗯,的确不好说。”看着屏幕里张牙舞爪的狰狞面孔,邢烈心里隐隐有了一个猜测。

              不是不好说,也许,只是进化地不够而已。

              遣走了番阳,邢烈便皱着眉头,闭眼靠着椅背,不知在想些什么。

              俞明隔着车窗,深吸了好几口气,才鼓起勇气上前叩开了车门。

              “什么事?”邢烈心情似乎不是很好,语气里带着显而易见的不耐。

              “长官,是,那个,修铭他……”

              “有话快说!”

              俞明忍不住一哆嗦,还是支支吾吾地将修铭擅自进医院救了姚铁和简亚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那个金系异能者也逃出来了?”

              “是的,他现在拼了命地要回医院去呢,要不是异能耗尽身上没多余的力气,不然这卡车也关不住他。”

              “嗯……我记得他还是变异型的金系,如果异能恢复,别说是卡车了,就是拿枪都不一定制得住他。”

              “啊?”俞明张大了嘴,那,那怎么办?难道,要放他回去?”

              邢烈闻言,睁眼像看傻子似的瞟了他一眼,无奈道:“他出来,是因为同伴,想回去,也是因为同伴。要留住他,这还不简单?”

              俞明听此,立刻心领神会,大赞了邢烈夸了两下马屁之后,忙不迭地就朝后方的卡车去了。

              ……

              嘭——

              林墨言用异能破开了个洞口,观察了附近没有危险之后,扭头打了个招呼。

              一个仅容一人趴着通过的小洞将外头炽热的阳光送了进来,让原本有些昏暗的塌方,也变得明亮起来。

              “小姐,你受伤了!”

              借着明亮的光线,白零忙不迭地检查起了她的伤势。

              看着左肩触目惊心的一大片殷红的血迹,白依宽慰道:“没什么,子弹擦伤的而已。”

              身后的郭驱闻言,身体忍不住抖了抖。

              “我给你上药。”说完,只听嗤啦一声,白依的左肩头就少了块布。

              白依:“……”

              见他转身就要从背包里拿纱布,白依赶紧制住他道:“不急,咱们先出去。”

              不急?怎么能不急!

              见他仍旧一脸的担忧与不赞同,白依只得安慰道:“你看,血迹都已经干了,只要小心点,不裂开就好了,嗯?”

              “可是……”

              “走吧,你看墨言都催你了。”

              洞口外,林墨言伸手喊着白零。洞口内,陈立抵着边上的大石头,固定着塌方。

              等白零半个身子都已经出去了,白依收拾了一下身上的东西,也准备出去。

              忽然,一个声音喊住了她,白依扭头一看,是郭驱。

              “等一下……”

              缓缓踱到旁边,却见她只是侧头看着自己,不发一语,郭驱心不禁沉了下去。深呼了一口气,抿了抿唇,最后还是问出了口。

              “如果,当时输的人是我,你会真的杀了我,放了她吗?

              白依挑眉,语气微凉:“不会有如果。”

              “不,我是说如果,如果是我输了……”

              “我回答不了你这个问题,”白依打断了他未说完的话,“因为,我没想过。”

              听此,郭驱有一瞬间的讶然。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

              “知道什么?”

              “知道她一定会输。”

              “呵,”白依轻笑一声,“不是我知道,而是你不知道。”

              ……

              在陈立都钻出来了之后,白零着急地朝洞里唤着白依。不一会儿,两人也从洞口钻了出来。

              “接下来你们有什么打算?”白零看着陈立和郭驱,而林墨言在一边环顾四周,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陈立第一个站出来,面色恳切:“我哥已经没了,我一个人怎么都行。你们肯救我,就让我跟你们一起走吧。以前是我说话难听,对不住各位了。”

              见白依暗暗点头,白零随即摆摆手,表示不介意。

              陈立见此,略松了一口气,终于露出了些笑意,拍了拍白零的肩膀道:“虽然没你们厉害,但我保证,一定不拖你们后腿!”

              听此,白依睫毛微微眨了眨。

              陈立所困的位置能看见禹思思开枪和死的全过程,想必他一定已经发现了自己有异能这回事。

              既然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秘密,他又自愿跟着,带着他总比落在外头强,何况,他的冰系异能不差。

              “你呢?”

              白零转头,看向眼睛仍旧发红的郭驱。

              身上的衣服衣服灰扑扑的,裤腿甚至已经被磨得起毛破烂,肩上背着一个鼓鼓的粉色女性挎包,那一身的样子,着实狼狈。

              郭驱抬头四顾环视了一圈,眼神最后还是定格在了白依的身上。

              肩膀上的血迹已然干涸,但抬眼望去大片的血红仍旧触目惊心。

              “我……不和你们一路了。”沙哑的的声音带着沉闷。

              “你去基地吗?”白零出声询问。

              “不去了,我还是往北走吧。这基地,可真不是人呆的。”

              “那好吧。”白零点了点头,心下了然,“你路上小心。”

              甩了甩手上的钢刀,算做了告别,郭驱头也不回,一瘸一拐地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郭驱的离开白依几人心里多少是有点预感到了。禹思思是自己亲手杀死的,即使他们俩做不成恋人,也经不起别人的手刃。

              唉……

              ——————————————

              医院附近都是高楼,丧尸也因为爆炸声渐渐聚拢了过来。时间已临近傍晚,林墨言只得找了个矮小的桥洞,四人便打算在这里将就一晚。

              随便吃了点东西垫垫之后,几人都才发现身上的疲惫与困倦是如此的沉重。在医院里耗尽了大半的异能,现在也唯有陈立和白依还有些余力。

              “今天晚了,咱们先休息。”看了看仍旧拿着手电研究着地图的白零和林墨言,白依出声打断。

              陈立喝着手里半瓶子的矿泉水,不解道:“那明天,咱们要干嘛去?直接回基地吗?”

              他的话,引起了其他三人的齐齐侧目。

              被他们的动作惊了一下的陈立,不小心呛到了口水。

              “咳咳——怎……怎么了?难道你们,还要继续赶上军部做……做任务?”

              见三人的目光肯定,陈立顿时不明白了。

              “这劳什子的任务把我哥的命都搭进去了,军部明显没把我们当人看。哦还有,那医院里的怪物来历也很可疑,还常常动不动软禁我们……”

              “陈立,”白零拎着手电走到他旁边,“你看,我们出来任务已经有五六天了,现在只剩一家粮食厂和金属厂了,现在放弃,是不是很亏?”

              “……”

              “而且,就军部这样的,不让他们吃点苦头,你愿意就这么灰头土脸地回去了?”

              陈立忙不迭地摇了摇头。

              白依在一旁擦着唐刀皱眉道:“沈呓卿和岩才是被番阳他们抓走的,小铁和简亚八成也在军部手里。”

              “你,你还想着救别人?”陈立不可置信地反问,“咱们自己还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应付军部呢,我看,还是先……”

              一个凌厉的眼神直直朝陈立飞去,扼住了他还没说完的后半句话。

              “他们不是别人,是同伴。”

              那坚定的眸子,在夜色中散发着难以言说的光彩。

              同伴?

              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词汇,第一次出现在了陈立的认知里。如一颗点点的星火,悄悄地洒落在了心间。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大耳朵兔兔下载》最新章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鬼猫三岁

          天谭七烟

          都市最强战兵

          香蕉大叔

          我的暴力老婆

          不是小孩

          逆天神眼系统

          天朝老金

          美女总裁之贴身高手

          寂无

          清穿之小姐万福

          帮少爷管花
          成,人av,在,线观看v日本,亚洲精品无码专区在线,人人妻人人爽人人添夜夜欢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