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 id="xj3fj"><span id="xj3fj"><ins id="xj3fj"></ins></span></del><del id="xj3fj"><span id="xj3fj"><ins id="xj3fj"></ins></span></del><var id="xj3fj"><em id="xj3fj"><font id="xj3fj"></font></em></var><b id="xj3fj"></b>
    <b id="xj3fj"><span id="xj3fj"><delect id="xj3fj"></delect></span></b>

    <b id="xj3fj"></b>

        <font id="xj3fj"><span id="xj3fj"><menuitem id="xj3fj"></menuitem></span></font><b id="xj3fj"></b>

        <cite id="xj3fj"></cite>
        <del id="xj3fj"></del>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www.zj-cx.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88kkkm》最新章节。

              科尔森对于给尼克弗瑞泼脏水丝毫没有感到内疚之类的情绪。

              虽然科尔森很清楚,自己所见到的那个尼克弗瑞可能做事有着各种各样的黑暗,但和九头蛇之间是没有关系的。

              或者说即便有,那也不是科尔森能够知道的东西。

              不过泼脏水这种事,不用讲究真相。

              在这个年代抹黑一个人甚至连一些借位拍摄的照片都不需要。

              “我准备辞职了,科尔森。”

              梅琳达看了看手表,这都到后半夜了。

              要是再不去休息,那大概只能去吃个早餐之后回来继续上班。

              尽管这不太人道,但是这个国家更讲究“效率”。

              “我已经上了牺牲名单,至少我不用每天听着一个九头蛇的指挥去做一些我不想做的事情。”

              科尔森言语中带着点暗示的意味。

              虽然他很清楚,这样的语言引导对于铁骑来说不会有多少作用。

              梅琳达是一个不比他差的特工。

              专业素养值得信赖。

              “我不久之后会有一个假期。”

              梅琳达看了一眼科尔森似乎是打算从眼前的这个人身上看出一点不对劲的地方。

              科尔森会怀疑尼克弗瑞吗?

              当然会。

              只是科尔森如果真的发现了什么,那绝对不会用这样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或许这是他的试探。

              不过梅琳达是真的感到厌烦了。

              “好吧,这个安全屋是我的。知道这里的人除了尼克弗瑞之外,就只有你了。”

              科尔森这样说着。

              带着笑容。

              在他身后不远处的密闭隔间里边,放着一个尼克弗瑞用来应急的生命替身。

              梅琳达可不像是他一样,能够利用天锤尊者的力量摸消现代技术的痕迹。

              这里的收音系统也已经被破坏了,而梅琳达背对着唯一一个完好的摄像头,那也是最隐秘的一个。

              尼克弗瑞不会从监控之中看到梅琳达的口型来知道她说了些什么。

              而且最重要的事情是,天锤尊者想要进入一间屋子可不需要推开门!

              这里的大门上会记录下梅琳达推门的信息。

              尼克弗瑞只要回来,一定会发现梅琳达的异常而展开调查。

              那个全身心都发黑的家伙不会用一场谈话来化解误会,而是不断地试探。

              其中最有可能的方式大概是让梅琳达不得不去出外勤。

              一个不那么完美的计划,但是一定会很好用。

              “你让你口中的九头蛇知道你的安全屋的位置?”

              梅琳达皱着眉头。

              处于对老朋友的关心,她还是问了一句。

              “我可没有能力从神盾局的经费之中扣出这么多钱来修建安全屋。我只是这里的使用着而已。”

              科尔森一如既往的露出了那副标志性的微笑。

              现在的情况实在是太棒了。

              “我想,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到时候你大概就会信任我了,梅琳达。”

              科尔森这样说着,然后静静的看着眼前的梅琳达。

              “真是疯了!”

              梅琳达推开了屋门,然后直接离开了这间小屋。科尔森的身影一点点的淡化,消失不见了。

              接下来他要去金并那里和碎石者谈谈,关于可能的暴露问题。

              特工做事总比黑帮头目更加的小心谨慎一些,这种专业体现在方方面面。

              ……

              托尼史塔克带着困倦的眼神站在布尔凯索的面前,眼神中带着些许的玩世不恭和心不在焉。

              相比较奖品这种东西,他更在乎的是那颗贼神的复仇之石。

              托尼已经试过了,这颗宝石的的确确的给他提供了一些加强。

              但即便是来自赛博人的未来科技也没有分析出多少有用的东西。

              好在,战衣下一步的进化已经开始了。

              对于身上的战衣,他一时间没有想到一个合适的名字。

              或许军刀是个不错的名字。

              毕竟军刀总是多功能的,而他身上的战衣将会使未来很长一段时他最大的底牌。

              “你是说,你想要很多的宝石充当能量源?”

              布尔凯索的脸色有些古怪,不由得有些怀疑这些有钱人想要的东西是不是都这么的奇怪。

              韦恩想要知道他的弱点这件事已经有些怪异了。

              而托尼想要宝石的需求让他更感到意外。

              这是身处位置不同带来的隔阂。

              对于随时能够进入秘境之中打宝的野蛮人来说,宝石真的不是什么稀缺资源。

              但对于托尼这个比较亲密的“外人”来说,想要获得足够他研究的宝石,除了用钱从卢克他们手中购买之外,就没有好的方法了。

              但是宝石这种东西,对于年前的战士们来说也是珍贵的。

              甚至很不够用。

              毕竟这些宝石在宝石匠人那里遵循着三比一的比例升级,而现在的卢克他们能够得到的宝石大概率是一些像是小水滴一样的无暇的宝石。

              而宝石总共分为十四阶……

              一颗镶嵌在武器上的最高级宝石需要的低级宝石的数量那是真的有些多。

              “我想想给你什么级别的宝石比较合适。”

              布尔凯索觉得有些头疼。

              宝石不是什么稀罕的东西。

              但是他需要考虑的是到底要不要给托尼最高级的宝石。

              毕竟对于卢克他们来说,一个最高级绿宝石或者红宝石能够提供的增幅有些太大了。

              虽然对于年轻战士们有着信心,他们不会成为雇佣的打手之类的家伙。

              但是这样对战士们好像有些不公平。

              布尔凯索原本给托尼准备的奖品是一个埃拉诺克护身符。

              这东西戴在脖子上的时候能够免疫寒冰的力量。

              甚至能够将寒冰的伤害转变成生命力的回复。

              钢铁侠绝对有能力在战衣上增加一个对内的制冷效果。

              一种别样的恢复手段足以让托尼的安全得到保障了。

              “都可以,反正我只是想要用来研究的。只是一些样品,我很快就能制作出比那些宝石更加高效的能量供给装置。”

              托尼应和着,只是心神早都飞到了自己的实验室之中。

              他迫不及待的对于贼神宝石展开研究了。

              当然,在研究之前先要进行一次彻头彻尾的消毒处理。

              “宝石。”

              布尔凯索把手伸进了背包,攥着一大把各式各样的宝石伸出了手。

              这些宝石的数量和一只囤宝地精能够掉落的数量没有区别。

              大概有十几颗,只是级别不是很高。

              但要是作为研究材料的话,这就已经足够了。

              “谢了。”

              托尼伸出了手捧住了那一堆宝石,稍微有些意外。

              “我说,你就不能提供一个袋子吗?我身上可没有地方装这些小东西。”

              托尼脸上带着挪揄的笑容。

              短暂的将注意力回到了眼前的事情上。

              布尔凯索身边的劈山巨斧闪烁着光芒,似乎是有些意动的样子。

              托尼作为一个领导者来说还是挺适合的。

              可惜的是,托尼的身体中并没有流淌着奈非天的血脉。

              所以劈山巨斧只是稍微闪动了一下光芒之后,就不再有别的动静了。

              “班纳。”

              布尔凯索喊着班纳的名字。

              对于托尼他有些受够了。

              现在他只想快点结束掉眼前的事情。

              最好能够尽快的劈山巨斧选定的人选确定下来,之后的事情都可以略过一些。

              无谓的形式主义向来都不讨喜。

              “我只想要你能解决贝蒂身上的问题。”

              班纳瘦弱的身体在寒风中紧了紧大衣。

              变身之后的窘迫情况让他感到了寒冷。

              而浩克从来都没有在意过他的想法。

              如果说保留了一条短裤算是浩克对他尊严的最后怜悯的话,那还是有替班那考虑过的。

              毕竟穿着短裤的浩克会被叫做绿巨人,要是没有短裤,那可能就会叫做大型绿色杀人野兽了。

              衣服代表着人类文明的缩影。

              “没有评价?”

              布尔凯索看着眼前的班纳,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

              事情变得越来越繁琐了。

              而劈山巨斧还是没有选定最适合的那个人。

              “我是一个科学家,对于战斗的评价,或许‘浩克觉得不开心’这个评价怎么样?”

              班纳有些哂哂的说着。

              “贝蒂,你的愿望。”

              布尔凯索没有搭话。

              班纳的问题还是等到寇图尔说服了这个学者之后由他自己解决吧。

              贝蒂反正一直都再说要解决班纳的问题,还是先让贝蒂说出自己的愿望好了。

              “!”

              贝蒂一个激灵!

              翅膀上的羽毛都竖起来了。

              被布尔凯索忽然喊道,她像是一只鸟儿一样有些应激。

              “解决,班纳和我的问题。”

              贝蒂紧张的说着。,

              显然她刚才没有注意听班纳说了些什么。

              “恢复人类的样子。要不要保留身上的力量?”

              布尔凯索抬眼看了一下对面的两个人说着。

              要是保留现在的力量的话,那贝蒂最好是找个科学家。

              而班纳最好是和浩克达成共识。

              不保留力量的话,那办法就多了。

              比如布尔凯索可以动用一下身上来自时间领主的馈赠,让这两个家伙的时间倒流一下,重新展开人生。

              又或者丢进卡奈魔盒提炼一下。

              反正佐敦库勒就在这里,这一次布尔凯索一定会对佐敦库勒说出那句名台词!

              “如此伟大的神器”那一句!

              所有接触过卡奈魔盒的奈非天都会赞成这个做法的。

              “保留!”

              “不用!”

              贝蒂和班纳做出了完全不一样的选择。

              贝蒂得到这份力量多少是感觉到满意的。

              对于班纳来说,浩克是他悲剧生涯的起始。

              “听我的班纳!你忘了那个大脑袋的威胁吗!”

              贝蒂尖锐的声音响起,她的利爪扣住了班纳的肩膀,目光灼灼的说着。

              “我们失去了这份力量之后,他们大概就不会把注意力放在我们身上了。贝蒂。”

              班纳带着惨笑。

              只是他的身上浮现了一道绿光。

              显然浩克对于这个答案有着不同的看法。

              “你的存在是个奇迹,班纳。如果是我的话,我不会放弃对你的抓捕。失去了浩克的力量之后,你也就失去了说‘不’的力量。”

              罗斯将军用着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班纳。

              对于自己的未来女婿,罗斯将军有点不一样的看法,其中多少带着些失望。

              老牌美利坚军人,喜欢将主动性放在自己这边。

              对于周围的一切,都是侵略性的防御。

              防御只是一个修饰词,侵略才是本质。

              “好吧,那就保留?”

              班纳不太坚定的说着。

              浩克想要出来,但是在布尔凯索的面前,他还是怂了。

              “佐敦库勒!过来一下!”

              布尔凯索无奈的朝着天上喊着。

              这种事情还是让佐敦库勒来做的好。

              佐敦库勒亲自使用卡奈魔盒,这是一个大家伙等待了不知道多少时间的机会!

              到时候,那些先祖绝对会用自己想了一辈子的最恶毒而尖酸的口吻炒粉佐敦库勒的。

              这种事就连莉亚都会感到跃跃欲试。

              “你为什么不问问另一个意志的想法呢?或者说你为什么不问问神奇的劈山巨斧的意见呢?”

              佐敦库勒的公鸭嗓传来,让布尔凯索转过了头。

              劈山巨斧正在散发着光芒,正在跃跃欲试。

              甚至在班纳的身上没有奈非天血液的情况下都有了扑上去的意思。

              这让布尔凯索有些意外。

              “班纳?不是,你是想要选择浩克?”

              布尔凯索问着,语气不怎么庄重。

              劈山巨斧上边的光芒更强烈了一些。

              “一个难题。”

              科力克带着些辛灾乐祸说着。

              班纳还是浩克?

              这两个家伙的灵魂是一体的。

              但是两个意识应该摸消掉哪一个呢?

              科力克很好奇布尔凯索会做出什么样子的选择。

              那个知名的电车难题野蛮人虽然不知道。

              但是这不妨碍他们思考在险境之中救哪一个人的问题。

              比如一栋房子着火了,三个人在房子的两个角落之中。

              不管救哪一方另一方都会死,那该怎么办呢?

              科力克很久之前问过布尔凯索这个问题,只是布尔凯索没有给他答案。

              而现在,布尔凯索得做出抉择了。

              “佐敦库勒,你能把这个家伙分成两个人吗?”

              布尔凯索直接问着。

              这就是他的答案。

              布尔凯索选择先救火!

              “意识和灵魂可不是无关的,你打算怎么让一个意识脱离灵魂存在?还是说你打算让你眼前的这个家伙和你一样分割灵魂?”

              佐敦库勒飘了下来,嗓音一如既往的难听。

              “我这里有一大把的遗忘之魂。”

              布尔凯索这样说着。

              完全没有在意站在前边的班纳和贝蒂的表情有些紧张。

              “遗忘之魂可没办法支撑一个意识,你要做的事情是创造一个独立的生命!你难道继承了布尔凯索的名字就自大的认为自己是初代的布尔凯索了?你可没有掌握生命的权柄!”

              佐敦库勒带着怪笑的嘲讽原汁原味。

              “我不是创造一个生命,我是让那个意识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而不是只能和另一个自己抢夺身体的控制权。”

              布尔凯索稍微解释了一下。

              “类似背后灵那种?”

              佐敦库勒问着。

              “类似连体婴那种。”

              布尔凯索半晌之后才拿出了一个不怎么贴切的答案。

              他的想法准确的说大概是制作出中间有阻隔,但是不会阻隔水只阻隔意识的水桶。

              桶子里边的水就是力量,力量会被共享。

              但是这种力量不会只属于某一个意识。

              两者之间强行搭建了沟通的联系,终归会合二为一的。

              这个做法只是加速了合二为一的过程而已。

              “多此一举,你只要对着那个家伙举起审判之锤说‘不合二为一就被锤死’,我就不信这两个家伙还有其他的意见。”

              佐敦库勒打量了一下班纳,语气轻蔑。

              布尔凯索闻言掏出哦了审判之锤举过了头顶,对着佐敦库勒说着:“不按我说的去做,你就被锤死!”

              佐敦库勒一副见了马萨伊尔的表情,气的嘴唇都在颤抖。

              布尔凯索身上的怒焰汹涌着,显然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跟我过来!”

              佐敦库勒没好气的说着,也没有拿出那肚子里边不知道从哪琢磨来的嘲讽台词对着班纳说着。

              “真是不错的建议!佐敦库勒!不愧是远古的奈非天的灵魂!”

              科力克大笑着!

              “我得承认,在你举起锤子的时候,浩克发抖了。”

              班纳带着苦笑对着布尔凯索说着,然后默默地跟在了佐敦库勒的身后。

              布尔凯索放下了手中的审判之锤,看了一眼正在发呆的寇图尔。

              寇图尔该怎么让班纳愿意作为野蛮人这种事情,还是让寇图尔自己去想办法吧。

              虽然劈山巨斧一副非浩克不行的架势,但这个无聊的环节已经开始,那就得有个终结。

              “贝蒂,你成为一个野蛮人之后,会学会怎么控制力量的。你的愿望也就达成了。”

              布尔凯索对着贝蒂罗斯说着。

              站在人群中的尼克弗瑞死死的盯着杜根,好像有什么想要说的。

              “尼克弗瑞,你别再看着我了。我对于力量没有想法,我现在的想法只有一个,那就是你个该死的混蛋什么时候能让我退休!我已经快九十岁了!”

              杜根抽着雪茄说着。

              “我知道,但是美国队长还在战斗着。神盾局不能没有力量。”

              尼克弗瑞这样说着,独眼依然死死的看着杜根。

              他的认知中这样做只会有两个结果。

              一个是杜根受不了他的注视,向布尔凯索所要力量。

              另一个,是杜根受不了他的注视,一拳砸在他的脸上之后在心里骂骂咧咧的向布尔凯索所要力量。

              “那是你的事情,我又不是神盾局的局长。”

              杜根的做法超出了尼克弗瑞的算计,但是他发现杜根正在用雪茄不断地指着正在一边看的兴致勃勃的约翰威客。

              尼克弗瑞明白了杜根的意思。

              “那么谁当第一个?”

              尼克弗瑞给出了一个将话题转移到约翰威客身上的开头。

              “抓阄吧。”

              杜根从口袋里掏出了几颗子弹,然后当着尼克弗瑞的面扭开了一颗,将火药全都倒了出来。

              “抓到空弹壳的那个先!”

              杜根这样说着。

              将一个子弹放进了尼克弗瑞的手里。

              然后把手伸到了约翰威客的面前。

              “怎么还有我的事情?”

              约翰威客看着眼前的那只手,带着些不满说着。

              作为一个传奇杀手的他对于神盾局可没有多少的认同感。

              说起来,要不是尼克弗瑞撞死了他的爱犬,他的一生八成是和神盾局不会有丝毫牵扯的。

              就连加入神盾局,也只是为了让自己的爱犬能够复活而已。

              “现在,在这个地方只有我们是一伙的。我们都是普通人。”

              杜根这样说着。

              换来了约翰威客怪异的眼神。

              尼克弗瑞,人称独眼侠。曾经和弗兰克卡斯特一起打击过罪恶的家伙。

              有着不知道多少生命替身。

              甚至在自己重伤垂死的时候,只需要用起搏器电上一下就能继续生龙活虎的战斗去了。

              这种消息约翰威客在杀手行当里边还是听说过的。

              这家伙绝对不是普通人!

              至于杜根,咆哮突击队的领队,和美国队长一同战斗过的老家伙。

              这人也能算是普通人?

              相比较,只有他这个杀手,才像是普通人一点。

              他会受伤,也会死。

              甚至在被人暗算的情况下,就连几个小混混都有可能把他杀死。

              “我觉得只有我才是普通人,你们都不正常。”

              约翰威客将杜根的手推开眼神严肃的说着。

              “一个为了一条狗能追杀我十几公里,用铅笔别开神盾局专车玻璃超我开枪的家伙能算是普通人?”

              尼克弗瑞这样说着。

              眼神深邃之中带着点哀伤。

              “我有精神病你可以送我去精神病院,要是我心理不健康,你也可以介绍个心理医生给我。但是别把我和你们这种怪胎混为一谈!”

              约翰威客这样说着。

              然后视线飘忽看到了一个很帅的年轻人。

              那个年亲人带着迷人的笑容看着他们的争论。

              “嗨,老哥。我们很久没见了,你最近过的怎么样?顺带说一句,你真的帅炸了!”

              康斯坦丁手指上夹着香烟走了过来。

              这是他藏在身上的香烟。

              皱皱巴巴的,但是上边并没有沾上什么黄色的东西。

              康斯坦丁从一个密封很好的塑料小袋子里抽出了一根香烟,递给了约翰威客。

              约翰威客看着那个袋子,从心底感觉到有些不太舒服。

              但还没有来得及拒绝,那根香烟已经被塞进了他的嘴里。

              “我自己有香烟。”

              约翰威客的话有些迟了,他默默地从口袋里取出了烟盒,顺带的用枪顶住了康斯坦丁的胸膛。

              康斯坦丁笑着把手从约翰威客的口袋中取了出来,举过了头顶。

              “我只是觉得,神盾局的香烟可能会比我钟爱的丝卡牌更香一点。”

              康斯坦丁笑着说着。

              杜根看了一眼康斯坦丁,然后朝后退了几步。

              攥着子弹的手也收了起来。

              “嘿!抽签?我喜欢这种游戏。”

              康斯坦丁从杜根的手中抽走了一颗子弹,然后看了看。

              没有火药。

              “老兄,我给你抽完了,下一个就是你了。”

              康斯坦丁把手中的子弹空壳放进了约翰威客的口袋里边,从杜根的手里又抽出了一颗子弹。

              这颗也是空壳。

              约翰威客用冰冷的眼神看向了杜根,手上掰开了枪械的保险。

              “抽到完整子弹的是下一个。”

              杜根脸上没有丝毫的变化,十分坦然地说着。

              尼克弗瑞的脸色变得黝黑的许多。

              “咆哮突击队的任务似乎不太繁重,我觉得该给你们加点担子了。”

              尼克弗瑞这样说着,把手里的子弹扔在了地上。

              “约翰、康斯坦丁。久仰大名。你有没有兴趣加入神盾局?咆哮突击队需要你这样的专业人士,来处理最近层出不穷的神秘事件。”

              尼克弗瑞对康斯坦丁伸出了手。

              一只黑手。

              “不胜荣幸,我只关心神盾局会报销我的一些正常开支吗?”

              康斯坦丁攥住了尼克弗瑞的手,一脸热切。

              神盾局是一个庞然大物,意味着数之不尽的队友!

              康斯坦丁喜欢团队合作!尤其是这些特工充满了牺牲精神!

              作为神盾局中的神秘侧专家,他会受到很好的保护!

              “只要你能拿到发票。”

              尼克弗瑞脸色不太好看。

              康斯坦丁的档案他早就看过了。

              所谓的“正常”开支,一点都不正常。

              毕竟没有“正常人”会总是出现在挂着“大鸟转转转”这样招牌的酒吧里边。

              “那可真是遗憾,好在我总能开到发票。毕竟在这个国度生存总是要报税的。”

              康斯坦丁笑着,将一沓发票拍在了尼克弗瑞的手上。

              然后搂住了约翰威客的肩膀。

              ……

              “金并,你不打算跑路?”

              科尔森出现在了金并的办公室里边,带着笑容说着。

              当他看到了金并粗壮的手指上带着八颗戒指的时候,脸色变得有些奇怪。

              八颗戒指,四黑四白。

              带在金并的手指上像是一只指虎一样。

              “碎石者需要跑路,但是金并不用。”

              金并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科尔森。

              金并在之前面对马修他们的时候,已经暴露了自己的超凡力量。

              但是现在的金并带着的八枚戒指足以给他们一个说法了。

              “能够成为这座城市的黑道帝王,你果然不像是体型那么的迟钝。菲斯克先生。”

              科尔森扯着嘴角说着。

              “只是,你该怎么解释自己带着的戒指是四对相互敌对的呢?”

              科尔森这样说着,手上出现了堕信者那柄不怎么好看的锤子。

              金并的习惯科尔森是知道的。

              灭口是他最喜欢的方式。

              按照那些混黑的家伙的说法就是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堕信者和碎石者之间没有多少的力量差距,但是加上那些戒指之后,胜负的天平似乎有了些倾斜。

              “白色的是真的,黑色的是假的。”

              金并这样说着。

              他的手上也出现了碎石者这柄天锤。

              身上金色的斑纹又一次笼罩了身体。

              只是少了点什么。

              带着那些来自死亡的戒指,金并的身上既没有生命戒指的白色,也看不到死亡戒指的黑气。

              这种样子很不寻常。

              科尔森摇了摇头说着:

              “看起来八枚戒指都是假的,是吗?”

              “你可以来试试。”

              金并半步不退的说着。

              巨大的身体超前走了两步。

              “好吧,好吧!你说了算。我本来是想要告诉你一个消息的。看起来你不需要我的帮助。”

              科尔森这样说着。

              手中的堕信者也消失不见了。

              金并闻言皱了皱眉头。

              那个皱眉的动作一点都不好看,充满了狰狞的气质。

              在金并了解的信息之中,科尔森能够在此时说出的消息大概率是关于魔多克的。

              他想不到这种消息对他有什么帮助。

              “堕信者,如果你想要得到我的帮助,那你最好聪明点。”

              金并这样说着收起了手中的天锤。

              科尔森慢慢悠悠的离开了金并的视线,背对着金并的脸上带着残忍的笑容。

              最能保守秘密的人只有死人,这可不光是黑帮的专利!

              对于特工来说,这更是真理!

              科尔森下一步的目标是亚历山大安德森!

              那个变成了天使的家伙好像就是为了处理这些戒指的问题而来的。

              不巧的是,金并的手上带着八枚戒指!

              安德森会喜欢这个消息的!

              ……

              “天使!?”

              弗兰克用手中的霰弹枪不断地轰击着眼前的安德森。

              看着那张开的光翼,带着几分惊骇的口吻说着。

              他才刚刚回到家,还没有来得及和自己的女儿打招呼,也没来得及和妻子坐在桌前喝上一杯热茶。

              安德森的到来显然不是一个好事。

              “死亡行者,你家中有着亡灵。”

              安德森的口吻中没有愤怒,只是在陈述着他所感知到的东西。

              但是手中的长矛正在散发着一片圣焰像是一张大伞一样阻隔着那些充满了死亡力量的子弹。

              “我知道,而你只要知道之后立刻滚蛋就足够了!”

              弗兰克冷冷的说着。

              好不容易让自己的爱人回到了身边,他不会放任任何有可能伤害到家人的家伙存在!

              即便是天使也不行!

              “我不是来告诉你生者不能和死者一同生活的,也不是为了告诉你,你手中的戒指是怎样的力量。”

              安德森将长矛的尖端放在了地上,身上一阵阵的圣焰不断地的阻隔着弗兰克的子弹。

              “我只是要告诉你,面对悲剧,一样需要有面对的勇气!”

              安德森的脚步忽然变快了起来!

              几乎是一个瞬间就和弗兰克面对面了。

              圣焰不断地烧灼着,让弗兰克感受到了那种火烧一样的炽热。

              上一次他感受到这种感觉,还是在战场上一颗炸弹在面前不远处爆炸的时候。

              这种味道叫做“致命”!

              “狗屎!滚开!”

              弗兰克一枪拖砸在了安德森的脸上,身体立刻做出了一个战术翻滚,拉开了一段距离。

              在翻滚的过程中,两颗圆溜溜的炸弹落在了安德森的脚下。

              等到弗兰克端起了枪的瞬间,炸弹爆炸了!

              连带着还后他手中枪械不断地射击声!

              面对身手极度灵敏的敌人时,范围攻击的霰弹枪会更加的好用一些。

              毕竟这不用像是使用冲锋枪的时候得不断地调整射击弹道。

              这就省下了时间!

              “你是一个战士,但是你有些软弱。

              你无法面对失去的真相,从而变得怯懦!”

              安德森的脸上被打掉了一大块皮肉,但是皮肉之下是那不断燃烧的圣焰!

              下半身在之前的爆炸中染上了死亡的痕迹,一片漆黑的烟雾正在和圣焰对抗着!

              那双腿只有两道像是支撑的火焰还在燃烧着!

              战甲从圣焰中不断地凝聚着,然后遮住了安德森的全身!

              “住口!”

              弗兰克这样说着。

              手上的戒指开始闪动更加浓郁的黑色光芒了。

              只可惜这不是纯粹的死亡力量。

              那种生命消亡的力量不是漆黑的,而是灰白的!

              那不是争议与否的力量而是生命必然经历的一部分!

              这枚戒指和那些被死亡随意撒下的戒指不一样。

              只是弗兰克还没有达到能够让那些力量浮现的地步而已!

              “勇气是面对一切悲剧所需要的力量。”

              安德森像是在唱诵圣歌一样的腔调不断地说着。

              每一次发出声音都让弗兰克更加的暴躁!

              他当然知道自己的爱人和女儿已经死了。

              他很清楚死亡意味着什么!

              但是人类难道就没有拒绝死亡的资格吗?

              难道人类就连生出这种想法都是错误的吗?

              弗兰克想要控诉,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死亡答应他了,他只要带去有趣的灵魂,就能让自己的妻子和女儿陪在自己身边。

              但是那终归是死者的亡魂!

              “该死的!”

              弗兰克手中的枪械变成了反器材狙击枪,对着安德森的胸膛扣动了扳机!

              他对于枪械实在是太熟悉了。

              熟悉的能够用死亡的力量构造出那些复杂的武器。

              这种狙击枪根本不是用来打人的,是为了攻击载具之类的器材。

              后坐力让他身子摇晃了一下。

              那颗粗大的有些过分的漆黑弹药撞在了安德森的胸膛上!

              这是他第一次造成有效的伤害!

              死亡的力量贯穿了勇气部属的胸膛,在圣焰中染上了一片墨色!

              “她们已经死了!”

              安德森这样说着。

              手中的长矛对准了弗兰克的家!

              战斗是手段,而非目的!

              安德森想要带给弗兰克面对真相的勇气。

              弗兰克不是那些带来骚乱毫无底线的混混,他有着自己的准则和正义的标杆。

              安德森不想用战斗来解决这个问题。

              “但是她们的归来是死亡所容许的!死亡答应了我!”

              弗兰克手中的狙击枪化作了一把步枪。

              用单手掏出了几颗手雷攥在手上。

              然后将拉环咬在了嘴里!

              “死亡已经疯了。”

              安德森用着平淡的腔调说着。

              死亡已经疯了。

              因为李奥瑞克的消逝!

              因为那个不生不死着的终结!

              “当时她可没有疯!我得到的一切都是她所容许的!”

              弗兰克因为咬住了手雷的拉环,声音有些含糊。

              双眼的眼白已经变得漆黑了起来。

              弗兰克是死亡认可的正式员工,和那些小混混的差别就像是正式工和零时工的区别一样。

              “我希望你能得到勇气。”

              安德森这样说着。

              他稍微歪了歪头,看到了吉尔打开了房门,伸出了脑袋一脸的担心。

              安德森愣住了。

              吉尔的样子他是知道的。

              这一点在因普锐斯让他来到人间的时候就提到了。

              吉尔的手中有着一枚戒指,一枚能够让布尔凯索感觉到危险的戒指!

              而此时的吉尔手上正带着那枚戒指,另一只手上拿着一柄匕首,放在了自己的手臂上!

              如果他划下去,布尔凯索很快就会到来。

              安德森不打算伤害弗兰克,也没打算让弗兰克的妻子和女儿灰飞烟灭。

              他只是想要让弗兰克提起勇气。

              “我用勇气来面对之后遇见的一切!

              就好像我有勇气面对想要破坏我家庭的你一样!”

              弗兰克怒吼着!

              看着安德森愣住,他松开了牙齿,大声地咆哮着。

              口水喷溅出来,显得有些疯狂。

              弗兰克做好了为了妻子和女儿战斗发的准备。

              不管是谁,他都有勇气去面对!

              即便是自己的死亡他也不会畏惧。

              他的勇气就是自己的家人!

              “弗兰克,我是勇气的部属,我的勇气是单纯的。”

              安德森看着吉尔这样说着。

              头盔散去,露出了那张慈祥的面容,和一副眼镜。

              “人的勇气不可能是纯粹的勇气!你能够理解人类的想法吗!”

              弗兰克抬起了枪口朝着天上射击着。

              像是在发泄情绪一样。

              他没有对安德森继续攻击了。

              因为他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因普锐斯!

              那个曾经的勇气大天使,现在的勇气本身。

              “因普锐斯,告诉我,勇气是什么!!!”

              弗兰克捏着手雷的手正在嘎嘎作响。

              两个手雷像是两个核桃一样,发出了摩擦的声响!

              “勇气就是勇气啊。你以为勇气是什么复杂的东西吗?”

              因普锐斯笑着,走到了弗兰克的家门前。

              伸出了手搓了搓吉尔的脑袋。

              这个孩子真的很棒。

              相比较弗兰克在拥有力量反抗的情况下的勇气,还是吉尔这种即便心中慌的不行,害怕疼痛却下定决心要割伤自己胳膊的孩子的勇气更让他欣赏一些。

              勇气对于战士和孩子的标准当然不太一样。

              “孩子,麻烦你呼唤一下布尔凯索好吗?我之前惹到他了,所以不能出现在哈洛加斯圣山上边。那些粗暴地野蛮人会围殴我的。”

              因普锐斯这样说着。

              他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打算和布尔凯索说说。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88kkkm》最新章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重生七十年代:军长,强势宠

          馋鱼小懒猫

          修罗戮天帝

          奈何桥前断魂路

          末世炼狱游戏

          知行云

          异界三分钟

          火翼之弧

          永夜君王

          烟雨江南

          DNF侵入漫威

          海伯伦的君主
          成,人av,在,线观看v日本,亚洲精品无码专区在线,人人妻人人爽人人添夜夜欢视频